13小说网 玄幻魔法 等你的星光 第140章星光璀璨

第140章星光璀璨

(快捷键←)[ 上一章]  [ 回目录]  [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等你的星光| 作者:茴笙| 类别:玄幻魔法

    沈一璐心脏病住院的消息没能瞒住,第二天就登上了报纸。这也正常,毕竟事现场那么多人,一开始只有宜熙,后来黎成朗也过来了。虽然当事人心急如焚,旁观者却并不能感同身受,还趁机拍了他们的照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张,就是宜熙跪在沈一璐旁边,她将她搂在怀里,沈一璐双眼紧闭,宜熙的表情则非常慌张。

    这张照片流传很广,被称为宜熙的真情流露,网友纷纷表示,“虽然之前闹得很难看,但母女终究是母女,宜熙果然还是担心沈一璐的啊。”

    沈一璐经纪人胡正芝通过微博表态,沈一璐是因为心脏病突,手术很成功,没有生命危险,目前还需要静养。

    确定这个后,大家八卦起来再没有顾忌,部分比较清奇的脑洞也随即脱颖而出,“又一次母女同框get!不过为什么总是这种兵荒马乱的情况?上回掌掴这回晕倒……我算明白了,这辈子就别指望看到两位女神其乐融融在一起,母女党心塞塞哒qaq”

    “母女党1!楼上别气馁,所谓患难见真情,搞不好经过这次的事,两个人就一笑泯恩仇了!我始终坚信,你萌的cp一定会糖,你要等!”

    这年头,cp粉们太丧心病狂,连宜熙和沈一璐的组合都有拥趸,简直可怕。

    宜熙休息了一天,就又去工作了,胡正芝守在医院里,时不时通过微信给她说那边的情况。她偶尔回两句,叮嘱一些注意事项,并不特别挂心,但也没有漠不关心。

    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连环》角色之争,这会儿也终于尘埃落定。沈一璐目前的状况肯定是拍不了了,但宜熙也不打算接这部戏,王安惠问及原因,她两手一摊,“我要筹备婚礼啊。昨晚算来算去时间都不够,不办婚礼又不能在长辈那边交代过去,既然如此,还是别坑白导谢老师还有我干爹了。”

    王安惠说:“我还以为是因为沈老师……不过我内部得到了消息,就算这次沈老师没有生病,也不会接这部戏。胡姑半个月前就推掉了。你觉得,她是为了什么?”

    她以为宜熙会装糊涂,以为她会不愿承认这个事情,可谁知她想了片刻,道:“大概,是不想和我争吧。”

    那天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现在回想起来,沈一璐整个晚上都不太对劲。她仿佛突然开始在乎宜熙的想法,甚至还追问她是不是恨她。

    宜熙耸耸肩,“我们毕竟是母女,闹得太难看会让人看笑话的。”

    她和沈一璐放弃了,张斯琪和范思钧又因为同一个原因不能接(虽然外界以为范思钧是去闯荡好莱坞了),剩下的大花小花们开始第二轮厮杀。不过这次很快就出了结果,《连环》片方在次布会上隆重宣布,将由领跑85后小花旦的周佩佩出演女主角。

    周佩佩虽然票房成绩傲人,但口碑一直不好,被称为“烂片女王”,这次能够参与白庆春导演的大戏,和谢凡、周学渊等大腕合作,无疑是自身格调的一次提升。哪怕是挂名女主,粉丝们也非常高兴,尤其想到这个角色本来是定给沈一璐的,就更与有荣焉了。

    能当沈女神的备胎,不丢人!一点都不丢人!

    王安惠调侃道:“周佩佩团队真是力了,力挫群雄啊这次!《连环》本来是看准了要在大花旦里选一个的,你已经是意外了,最后居然落到她手里。”

    宜熙说:“周佩佩都快3o了,早年拍电视剧积攒的人气也耗得差不多了,是时候改变职业规划,少拍些粉丝电影,多出些真正优质的作品了。她也明白这个。”

    “不过既然沈老师不演,剧本也肯定不会改了。有点遗憾,我还蛮想看女主和两个男主斗智斗勇呢!”

    “这样挺好的。说实在话,原来的剧本我觉得就很完美了,要是真为了沈老师改剧本,还不一定会弄出个什么东西来!就照那个本子拍吧,别瞎改了。”

    王安惠似笑非笑,“你还真淡定啊。你就不怕周佩佩靠这部片子往主流靠近,以后就成了你的第一竞争对手?”

    现如今,同时代的女明星已经没谁能和宜熙抗衡,宋菲儿在《凤凰飞天》和《第九位》上映时就被远远甩开,所以她都是和85后的花旦们放在一起比较,这里面大部分又全被她碾压,唯有周佩佩和宜熙的咖位到底谁更高,一直存有争议。

    论资历,周佩佩比宜熙深,论累计票房,周佩佩也比宜熙高,更别说深入人心的作品数量了。周佩佩拍电视剧时是收视女王,拍电影时是票房保证,而宜熙虽然也从未失手,作品到底少了些,比不上16岁就出道,一直以拼命三娘姿态拍戏的周佩佩。

    但宜熙也有自己的优势,她的作品更加主流,业内评价也更高。周佩佩大热的电视剧基本都是古代偶像剧,宜熙的《女皇》则在引起全民轰动的同时,还保持了正剧的格调。更别说《凤凰飞天》,连奥斯卡都去了,只凭这个全剧组都能用鼻孔看人!

    如今,周佩佩放弃演圈钱的粉丝电影,开始拍这种正经奔着做好作品的电影,也就将和宜熙生戏路重叠。咖位越大,资源的竞争越激烈,毕竟每年大制作的电影就那么几部,金字塔顶端向来厮杀惨烈。也因此,王安惠会有这么一说。

    宜熙说:“怕她?还好吧,她长相跟我不是一个路数的,同一个角色找上我们俩的可能性不大。而且我又不是什么都不演了,我这不是挑了一部电影嘛!”

    之所以放弃《连环》,除开筹备婚礼的因素,还因为宜熙选择了另一个项目――韩国电影《老人与我》的翻拍版。

    “比起没什么挥余地的大片挂名女主,我还是更想演这个,角色容易出彩。况且《连环》里扛票房的不是我,有了好成绩也不会算到我头上多少,但《老人与我》却是完全属于我的、能再次验证我扛票房能力的电影。”

    很明显,周佩佩不需要再证明自己的扛票房能力了。

    王安惠不置可否,也没说《连环》有三尊大佛压阵,基本有了成功的保证,《老人与我》却还前途未卜。宜熙和她都充分相信这个项目的潜力,以及自己的实力。

    宜熙挑眉,“其实,我和周佩佩究竟谁更大牌,马上就有一个相当有力度的评判标准了。”

    王安惠心念一动,立刻明白她指的是什么。

    宜熙悠悠道:“这一届金鹤奖的提名名单,这两天就该出来了吧?”

    金鹤奖,中国大6最权威也是最专业的电影奖项,因评委组成成员全是业内大佬,又被称为“专家奖”。从1986年创办以来,至今已举办了3o届,一直是中国电影人们梦寐以求的荣誉。相应的,它的门槛也比别的电影节高多了,远的不说,即使是大腕儿如范思钧,也是在集齐五六座影后奖杯后,才终于在32岁那年金鹤封后。

    格调如此高的奖项,从来都是巨星大腕和实力派角逐的场合,然而对于即将举办的第31届金鹤奖,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一件事,最佳女主角的提名里,应该有宜熙。

    毕竟,《凤凰飞天》连奥斯卡都拿下了,宜熙有提名才正常,没有恐怕还会被群众大喊“有黑幕”。至于宜熙本人就更没有悬念了,她早就确定自己会横扫今年的各大颁奖礼。

    果然,最终提名出来后,宜熙赫然在列。

    不过,题名是意料之中,能不能得奖却不一定了。黎成朗跟她分析别的提名女星,“思钧没什么希望,她这次在《露从今夜白》里的表现只能说无功无过,无论是大众口碑还是业内评价都很一般。斯琪倒是演得挺好,还豁出去扮丑装老,但题材本身优势不足,《等你归来》的主题还是浅了些。”

    金鹤奖难攻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个奖对题材的要求较严格。组委会青睐于能反映当下社会问题的片子,或者历史及红色题材,是几大电影节里政治意味最浓厚的。

    张斯琪的《等你归来》是部爱情文艺片,前景确实不容乐观。

    宜熙托腮,“你一下子给我刷掉两个竞争对手,这么看来,我的赢面很大了?”

    黎成朗咳嗽一声,宜熙催促,“怎么不说了?我还等着你继续点评呢!快,说说另外两个候选人。”

    黎成朗无奈瞥她一眼,“另外两个就难缠多了。杨曼雨老师的《梧桐秋雨》口碑强劲,这也是她时隔八年再次冲击金鹤,虽然她已经拿过两次金鹤影后,可以她的资历地位,很难说组委会不会给她第三次。”

    杨曼雨是第一代覃女郎,也是中国在国际上最负盛名的女演员之一,宜熙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入行第五年就跟这位巨星角逐同一个奖项!要飞升啦!

    “至于最后那个……”

    宜熙笑眯眯等他说完,黎成朗在她的目光下反倒镇定了,慢条斯理喝了口茶,“要我说,最后这个才是你真正的大敌,甚至比杨曼雨老师还棘手。”

    宜熙立刻拍案而起,“啊!你夸她!你居然夸她!你说,你们什么关系!”

    黎成朗不为所动,“我只是陈述事实。卢嫣这次摆明了想借金鹤翻身,准备充分、来势汹汹,不注意不行。”

    在连续倒霉几年后,卢嫣终于确定自己的票房号召力已经失灵,转而捡起另一个优势――演技好。她选择了民国革|命题材的电影《红缨》,饰演一位坚韧不拔的新时代女性,最终为了理想和信念牺牲性命。

    “这种题材太符合金鹤的口味。如果说《凤凰飞天》是讲述女性意识的觉醒,政治正确,那么《红缨》的政治就更正确。再加上……”

    黎成朗说到这里顿了顿,宜熙会意,大手一挥,“好啦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认真说说你的看法吧,夸卢嫣也没事儿。”

    黎成朗审视她片刻,似乎放了心,这才道:“再加上卢嫣在里面不顾性命的演出。你应该有印象,她为这部电影增肥又暴瘦,中间还因为炸伤住院,这些都是很加分的。而且更关键的是,最后的成品里,她的角色也相当出彩,人物刻画复杂、演技入木三分,所以这部片子虽然票房一般,业内评价却相当不错,是夺奖热门。”

    宜熙:“打住打住,夸得有点多了。消化不良。”

    黎成朗:“……”

    看着理直气壮的妻子,他忍了又忍,还是绷不住扶了扶额头。

    说好的夸卢嫣也没事呢!

    把丈夫闹得默然无语,宜熙终于心满意足,转而认真道:“你说的我都知道,卢嫣拍这片子就是来刷奖的,但我们真的需要怕她吗?《凤凰飞天》可是拿下了奥斯卡的啊!”

    “《凤凰飞天》肯定能拿奖,但到底是片子本身得奖,还是你得奖,我们并不确定。”

    国内各大电影节都有它们的游戏规则,每年的开幕式之前,哪些片子能得奖就差不多确定了,但不到最后一刻,有些事还是有变动的可能。比如《凤凰飞天》这次冲击金鹤,姜炳棋的最佳导演奖是没跑了,可另一个大奖到底是最佳女主角还是最佳电影就不确定了――理论上是不太可能把三项大奖全给一个剧组,那别人就不用玩了。

    黎成朗:“我听到的消息是,金鹤奖组委会更倾向于颁最佳影片给《凤凰飞天》,毕竟这才是终极大奖。最佳影片加上最佳导演,电影节最有分量的两个奖项都给了我们,剩下的恐怕就是最佳造型、最佳摄影这类的技术奖。”

    他说完,顿了顿才道:“你怎么想呢?即使没有金鹤,你肯定还是能在别的电影节上封后的。”

    宜熙双手托着下巴,沉默不语。

    《凤凰飞天》上映前,她其实完全没肖想过金鹤奖,当时还和黎成朗说,只要能拿到澳门或者长春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就公开,可如今的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凤凰飞天》太难得,在男演员主导电影圈的今天,想再碰到这种大导演大制作还着重刻画女主角的电影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更何况它已经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有了这个强力保证,即使宜熙年纪轻资历浅,也有了冲击金鹤的资本和底气。

    当然,就像黎成朗说的,即使金鹤没拿到,之后也会有别的影后奖杯,比如他们调侃过的长春电影节,或许还有11月的金马奖。但她现在不止满足于那些了。她有这样好的机遇和作品,她希望赢。她希望摘取中国女演员能在本国取得的最高荣誉。

    她希望,成为金鹤影后。

    宜熙深吸口气,看着黎成朗,眼睛里是无尽野心和勇气,“你说得对,我肯定能凭《凤凰飞天》拿到影后,可是,我不喜欢别的电影节。我就想在金鹤奖的颁奖礼上封后。”

    黎成朗眯了眯眼睛。宜熙下巴微扬,像只骄傲的孔雀,这样勃勃的生机,让他想起五年前。那时候的她也是这样,神采飞扬、双眸明亮,仿佛无所畏惧。

    在这污浊的圈子待了五年,她却不曾改变太多,还是那个充满自信、对梦想一往无前的女孩。

    他慢慢笑了,“恩,我也觉得。必须是金鹤奖的舞台,才配得上你惊艳的演出。我的凤凰儿。”

    这久违的称呼让宜熙想起拍戏时的点滴,眨眨眼睛,她笑着拉过他的手,贴到自己脸上。

    “嗯呐,老公大人,等着看凤凰飞给你看吧!”

    宜熙斗志昂扬,整个团队也被影响,人同此心,个个都摩拳擦掌。这其中最激动的当属王安惠,重返江湖整整五年,终于又可以帮手下艺人冲击影后奖杯,她简直比宜熙还投入其中。

    大概是太忙碌,宜熙开始觉得很累,有时候工作都能睡着。她一开始还没当回事儿,直到某一天吃饭时恶心反胃,才猛地反应过来。

    当天下午,张冰就买回来一大堆验孕棒,宜熙关在卫生间里好一会儿,才慢慢打开了门。

    张冰追问:“怎么样?”

    宜熙慢慢道:“我验了三次,都是……两条线。”

    张冰捂住嘴,激动得两眼光,“所以,你这是有了啊!天啦小熙,你怀孕了!”

    宜熙和黎成朗结婚后,避孕措施就做得不太尽心,大多数时候还是会记得,但偶尔情况混乱忘记了也懒得补救。宜熙内心深处大概也是不抗拒的,所以会生这个结果也在意料之中。

    张冰拉住她的手,只差没有当场蹦起来。宜熙也笑起来,“是啊,我怀孕了。”

    “我们给黎影帝打电话吧?还是你想要当面告诉她?他今晚会回家吧?”

    宜熙和黎成朗最近都在北京工作,所以晚上都会回黎成朗的公寓,宜熙的许多东西也搬了过来,两个人差不多是同居了。

    “他今晚会回来,不过……”宜熙想了想,忽然道,“小冰,你答应我,这件事就我们两个知道,谁也不要告诉,明白吗?”

    张冰不解,“为什么?安惠姐也不说吗?那我要瞒到什么时候?”

    宜熙抿唇一笑,“不用太久,等……金鹤奖结束吧。”

    当天晚上,黎成朗回家后,到处都没看到宜熙,后来找到二楼的阳台,才生她裹着外套在那里看星星。

    黎成朗走过去,宜熙回头看他,片刻后笑着把头靠上他肩膀,“白天工作累吗?”

    “还好。你刚在想什么?”

    宜熙仰头望着天空,“在想,我能不能得奖啊。”

    黎成朗知道她期待金鹤,但听她现在的口吻,却又和之前有点不同。他道:“既然如此,先把获奖感谢写了吧。做好准备,免得上台后来不及。”

    宜熙吐舌,“不然你以为我刚才在做什么?获奖感言已经写好了,都改了三遍了!”

    黎成朗挑眉,“是吗?给我看看。”

    宜熙躲开他,“不要。如果我能够顺利上台,你就能听到了,到时候不要被我吓到!”

    “文采斐然吗?”黎成朗说,“那如果你不能上台,我岂不是就听不到了?那我会很遗憾的。”

    “你乱讲什么!我肯定能上台!不要咒我!”宜熙瞪他。

    黎成朗笑意吟吟,她也绷不住,理了理外套,矜持道:“你放心,就算我不能上台,也会让你听到我的感言。”

    她重新扑进黎成朗的怀中,加重语气道:“黎叔叔,你一定会非常非常喜欢这段感言的!”

    随着金鹤奖颁奖礼日期的靠近,各种宣传片也投放到电视和网络上,议论它的声音越来越多

    其实除了部分喜欢电影的人,绝大多数观众都不会关注电影节颁奖礼,更不会扎堆讨论谁今年能够拿奖。但托《凤凰飞天》拿下奥斯卡的福,媒体狂轰乱炸,大家全知道了有这么一部给国人长脸的电影要参与金鹤奖评选。而宜熙因为传奇的身世、火箭般上升的事业轨迹,一直是小花旦里话题最足的一个,再加上她和黎成朗最近刚结婚,正是外界关注度最高的时候。《凤凰飞天》是他们共同出演,黎成朗也提名了最佳男主角,两人是肯定要携手走红毯的,甚至在活动现场秀恩爱。这给了大家收看节目的动力,也成为这一届金鹤奖的一大看点。

    当然,除开八卦,奖项本身也随着颁奖礼的火热而成为话题中心,尤其是最佳女主角的归属。相比最佳男主角提名里只有黎成朗是名气和实力兼备,其余四位都是大众认知度不高的实力派演员,最佳女主角提名阵营简直华丽。杨曼雨、张斯琪、卢嫣、范思钧再加上宜熙,每一个都担得起家喻户晓四个字,而宜熙的存在更是增加了戏剧性,让结果愈扑朔迷离。

    现阶段,85后小花旦里只有周颖洁提名过影后,可惜是含金量不怎么高的澳门电影节,其余人则连奖项的边都没摸到。大环境如此,宜熙这个9o后却已经冲击金鹤奖,在外界眼中无疑是三级跳。而如果她顺利拿下奖杯,就成为新生代女演员里第一个封后的,意义非同一般。前阵子她的粉丝才和周佩佩粉丝掐过一次,因为《连环》先后找过她们两个,最后周佩佩得到了,宜熙却接了制作档次明显低些的《老人与我》,于是就有人以此为依据,说虽然宜熙这两年势头强劲,但在投资方眼中,还是比不上周佩佩。

    如果宜熙成为金鹤影后,无疑是怒打对家的脸!不仅是9o后,连8o后都没有人能和她比了,她将真正达成《凤凰飞天》拿下奥斯卡后媒体的吹捧,领跑新生代女演员,身价直逼四大花旦!

    外界也意识到这个,情绪顿时激动起来。本来宜熙就是年轻女星里少有的常被夸赞演技的存在,如今更是几乎打上了实力派的烙印,媒体纷纷以“家学渊源、天生戏精”之类的词语称赞她。

    虽然比起资历,宜熙是候选人里最浅的一个,别说和杨曼雨比了,即使是最年轻的张斯琪,也比她早出道十几年。但这也让她显得尤为特殊,四个前辈被划为一组,她单独在另一组,俨然是以一己之力代表整个新生代女演员挑战前辈的架势。

    网友们对此也议论纷纷,“期待宜熙赢!《凤凰飞天》都拿下奥斯卡了,区区金鹤算什么?!”

    “虽然我也喜欢宜熙,但是有曼皇在,哪儿轮得到宜熙得奖?我站杨曼雨。”

    “曼皇都拿了两次金鹤影后了,让路给后辈也应该啊!而且本来嘛,这奖项看的是你在某部影片的表现,以及对比自身以往有没有突破,我觉得曼皇在《梧桐秋雨》里演的一般啊,反而宜熙的金凤各种惊艳,她拿奖很说得过去!”

    “曼皇党和宜熙党掐得死去活来,而我默默站卢嫣……为了拍《红缨》卢嫣差点把命搭进去,就冲这个敬业也要加分,而且理智地说,《红缨》真的更对金鹤奖的胃口,我觉得她赢的可能性比较大。”

    “卢嫣1!《红缨》很棒啊,看完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爱国,不知道为什么票房不好……卢嫣彻底洗刷了《武则天》给我留下的坏印象,演得太赞了!加油加油!”

    从这些评论就能看出,大众也认为影后会出在杨曼雨、卢嫣和宜熙之间,对张斯琪和范思钧讨论较少。又因为宜熙和卢嫣都饰演过武媚娘,杨曼雨一直被戏称为“曼皇”,这次对决也演变成“三位女皇的战争”,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传统媒体那里都赚尽眼球。

    然而主办方仿佛还怕话题还不够,很快又放出另一个重磅炸弹――原来他们打算邀请沈一璐担任颁奖嘉宾,为最佳女主角的获得者颁奖!

    群众炸了!

    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如果宜熙夺魁,这将是她和沈一璐次在正式场合共同出现,就在母女关系惹得外界猜疑不断的现在!

    而且沈一璐还要给宜熙颁奖!这种难言的传承感和仪式感是怎么回事儿?想想那个画面,多么具有冲击力和历史意义!

    群众的渴望太强烈,哪怕后来又爆出沈一璐可能因“身体原因”缺席金鹤,也没能让大家死心。

    在这样热闹的气氛中,第31届金鹤奖的颁奖礼如期来临。宜熙和黎成朗坐同一辆车去现场,眼看目的地越来越近,黎成朗问:“所以,沈老师今天来吗?”

    宜熙摇头,“不知道是想推掉的,但金鹤邀请得很诚恳,她们之前又已经应下了,现在再反悔不太好。而且就算是心脏病,也已经休养一个多月了,确实不适合拿来当理由……”

    “你昨天不是去看沈老师了吗?没有问问?”

    宜熙说:“我们没有聊这个。”

    沈一璐已经出院,现在住在沈秉衡的房子里。她离家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回到父亲身边长住。亲眼看着女儿死里逃生,沈秉衡待她宽和多了,不再总是看她不顺眼,张季慈也从加拿大赶回来,和crysta1一起照顾她。总的来说,沈一璐这段时间过得还算顺心。

    宜熙和她在阳台上喝了下午茶,阳光很好,两个人神色都很平静。最后宜熙才道:“我问过医生,心肌梗塞突的原因有很多,可能劳累过度、暴饮暴食或者受了什么刺激,您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吗?弄清楚这个,我们也好做点准备,免得以后再犯相同的错误。”

    沈一璐看着花园,许久才淡淡道:“没什么,大概是累到了。”

    宜熙却不是很相信。她想起那晚的点滴细节,心中隐约浮上个猜测,沈一璐大概生了什么改变。或许,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身为母亲对她的失职,或许那晚心脏病突,和她说的话有关……

    不过看她神色冷淡,宜熙也就放弃了追问。她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好笑,对如今的她来说,有些答案不过是可有可无,何必在这上面多费功夫。

    花园里,crysta1正和园丁一起侍弄花草,明明已经是十几岁的大姑娘了,却还
(快捷键←)[ 上一章]  [ 回目录]  [ 第二页](快捷键→)
首页